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萨尔曼赞扬维拉潘

萨尔曼赞扬维拉潘用热情和专业服务亚洲足球,表示他的去世让所有亚洲足球人感到震惊和难过。

2001年,他曾指出中国足球发展的障碍是场地,“中国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足球设施的建设。不一定都要建成非常标准的草皮场地,只要提供更多的可以供爱好者和孩子们踢球的地方,甚至半块场地也可以。”

亚足联副主席并无实际权力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亚足联主席由马来西亚人担任,但更多地仅仅只是一个“挂名”,某种程度上,甚至还不如亚足联副主席更有实际权力。真正的实权人物其实是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在2002年,卡塔尔人哈曼当选亚足联主席之前,亚足联的权力格局一直是秘书长“主事”。相信很多中国球迷都还有印象,即2001年世界杯预选赛中,中国队历史性地获得出线权,N多人都在说是“龙哥”的功劳,而且是“龙哥”的“上帝之手”帮助中国队在十强赛中抽到了一支好签,确保中国队能够出线。当时,张吉龙担任的是亚足联副主席,同时兼任亚足联下属竞赛委员会的主席。当时的情况是: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也就是张吉龙主导确定了十强赛分组抽签的原则,【注:这其中涉及很复杂的计算方式,在这里就不再详细展开阐述。】从而确保了中国队在分组抽签时可以避开当时亚洲最强的球队。但是,在2002年哈曼当选了亚足联主席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也就是:亚足联主席开始全面“收权”。首先就是担任秘书长的维拉潘很快淡出亚足联。之后,相关的各个委员会的权力也被逐一收回。直至如今的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可以说,所有亚洲足球的事务已经完全都由主席一个人“说了算”。逐渐地,副主席反而没有了什么实际的权力。当然,亚足联副主席依然还会像过去那样,兼任亚足联下属各个委员会的主席。譬如,像当初张吉龙担任亚足联副主席期间,曾兼任过亚足联下属裁判委员会的主席,但在具体裁判事务上,张吉龙并没有太多的实权,真正的实权部门其实是亚足联秘书处的裁判部。同样,亚足联西亚区副主席、卡塔尔人穆赫纳迪担任了上一个周期中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具体的竞赛事务名义上是竞赛委员会负责,但实质却是亚足联秘书处的竞赛部负责。也就是说,自从哈曼出任亚足联主席之后,亚足联经过这些年来的发展与变化,在决策与执行方面的分工已经相当明确。主席直接在亚足联总部的秘书处处理日常事务、并掌握一切,秘书处下设的几个部门负责具体的操作。而且,很多时候,在具体事务诸如像亚足联现行的国家队竞赛方案等,全部是由秘书处负责提出具体的方案,然后提交竞赛委员会进行讨论、定夺。通过之后,还是由秘书处来具体执行。某种程度上,用国内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下属委员会更多地还是扮演了“图章”的角色。

1978年,维拉潘出任亚足联秘书长,直至2007年卸任,是迄今为止亚足联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秘书长,历经3任亚足联主席。在亚足联秘书长任内,维拉潘推动并见证了亚洲足球的快速发展,包括2002年世界杯首次在亚洲举行。他担任了韩日世界杯组委会的协调负责人。

而在10年前他所提出的,“中国足球需要一场革命,必须要在学校内开展足球运动,还要建立各个年龄级别的、健康的联赛”,也果然成为了中国足球近年间的重点工作内容。

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如今亚足联的“副主席”一职已经完全不像10多年前“张吉龙时代”那样有实质性的权力和意义了,更多地还是一个象征性意义,真正的实权全部都在主席一人手中。而且,从这次竞选之中,就可以看出一点,即能够顺利当选国际足联、亚足联各个职位的,基本都属于萨尔曼的“盟友”。就像在东亚区副主席的竞选之中,韩国的郑梦奎在投票选举中落败,而且还是败在不起眼的蒙古人冈巴塔手下,很重要一点就是“站错了队”。而且,郑梦奎本人是一个很有“野心”之人,不仅仅是希望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东亚区副主席,甚至希望未来取代萨尔曼成为亚足联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在这种情况下,郑梦奎落选恐怕也就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了。作为中国足协的代主席,杜兆才可以在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继续竞选“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而且完全可以像卡塔尔的穆赫纳迪一样取得成功,因为后者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同时也在没有对手挑战的情况下顺利连任“西亚区副主席”。但是,中国足协并没有这样做,其目的恐怕还是在于不拘泥于一时之得失,而是谋求更长远的发展与布局。不管是“国际交往”还是“足球外交”,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国足协做出这样的选择,无疑可以让中国足协赢得更多的“朋友”,尤其是在东亚内部,需要“近交”,为自身将来谋求更大发展而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所以,这是一个长远考虑之举。

新华社吉隆坡10月20日电(记者林昊)马来西亚官方通讯社马新社20日报道,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当天上午去世,终年83岁。

当时在十强赛中,国足和阿联酋、阿曼、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分到一组,最终成功出线。许多媒体将抽出好签的张吉龙称为“上帝之手”,但在这背后,其实也有时任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的“功劳”。

新豪天地85998 1

新豪天地85998 2维拉潘去世

而在“龙哥”的紧急公关后,维拉潘也最终和张吉龙站在了同一战线。后来经过争取,抽签还是维持了原先的原则,而国足也果然得以避开伊朗和沙特两个强敌,如愿杀入世界杯。

新豪天地85998 3

“他为亚足联和其他领域所做的所有事情值得无限的赞誉,”萨尔曼说。

10月20日,马新社公布了83岁的前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于当天上午去世的消息。

如果我们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就应该明确地知道为什么中国人更应该去竞选国际足联的职位了,而不是满足于在亚足联任一个副主席,这是一个“大局观”的问题。我们承认中国足球水平目前还比较低,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走向世界、扮演重要角色与力量的一种“障碍”。很简单,看一下这次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其他几位,像印度足协主席帕塔尔、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等,他们并没有因为本国足球水平不高而放弃在国际足联中任职的机会,为什么?尽管中国足球水平目前不高,但缘何中国要主动放弃这样的机会?从更高的角度来说,按中国传统观念与文化,“不出头”、“不冒头”似乎是一种“处世原则”。但实际上,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发展与崛起,中国需要一个更为广阔的舞台来展现自己的发展与崛起,这与“出不出头”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进入国际足联理事会、在世界足坛拥有一定的发言权与话语权,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更为有利。在中国足球进一步修炼“内功”的同时,在“足球外交”上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为中国足球发展其实是谋求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国际舞台。从更高层面来说,目前国家和政府如此重视中国足球的发展,我们更需要借助国际力量来帮助中国足球,更需要有利、有力的足球外交。通过足球来推动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实现“中国梦”。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球借助目前良好契机,继续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任职,无疑可以为中国足球争取一个更有利于发展的更高、更好的一个舞台。当然,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无形”的,并不像足球比赛本身那样能够一目了然地就可以直接看得到。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非虚职由于国际足联在因凡蒂诺上任之后,进行了全面改革,理事会也不像原先的国际足联执委会那样,但是,“国际足联理事会”依然是国际足坛最高的权力机构与决策机构。虽然像世界杯赛主办权的定夺已经不再由国际足联理事会中的36名理事直接投票表决产生,而是改由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投票表决,但这个决策机构其实除了世界杯主办权之外的其他事务上,依然拥有最终的决定权。譬如,2023年女足世界杯赛,目前韩国和日本都在申办,而且韩国还是与朝鲜一起申办。这一届世界杯的主办权究竟归谁?国际足联已经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但是,如今日本的田岛幸三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任职,而韩国的郑梦奎落选了。那么,在未来的申办之中,谁将处于有利地位?恐怕无需记者多言。类似像这样的事例,可以列举出很多。从一个侧面也就可以看出,杜兆才此番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可以为中国足球发展所谋求的那些“无形”的利益恐怕也就无需记者多言。而且,中国目前正在努力考虑申办世界杯赛的问题,尽管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将最终投票表决,但要获得世界杯的主办权,首先需要在国际足联理事会这个最高权力机构中达成一致。杜兆才身于其中,作用恐怕也就无需多言。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进入到国际足联理事会之后,未来所接触到的、所看到的将与中国足球、亚洲足球这个层面截然不同层次的东西。对于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而言,可以说是“利大于弊”。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足球需要更高的眼界、更长远的考虑,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而放弃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实乃“明智之举”。可以说,这次杜兆才成功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应该是整个中国足球界的一次“外交大捷”。当然,这之后,中国足球的前进道路依然将会是曲折与漫长的,我们依然需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在亚足联官网上发表声明,对维拉潘的去世表示哀悼并向他致敬。“代表整个亚洲足球家庭,我向促进亚洲足球发展其中一位最重要的缔造者的家人致以哀悼和同情,”萨尔曼说。

然而就在前一天,国际足联方面却推出了另一种分档原则,把分档依据从此前三届世预赛和亚洲杯成绩改为此前两届,如此一来,国足基本必定会在小组中碰上伊朗或沙特。

记者马德兴述评 今天在吉隆坡召开的第29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上,中国足协代主席杜兆才以35票的高票,在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竞选中第一轮便成功当选,成为了进入国际足联最高决策机构的第三位中国大陆人。而在成功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杜兆才通过中国足协专职执委林晓华,向大会宣布退出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的竞选。结果,在随后的投票表决中,来自蒙古的冈巴塔压倒了韩国的郑梦奎,当选东亚区副主席。在很多人看来,杜兆才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并无实际意义、甚至还不如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更有实际意义”,不过,这其中恐怕还是因为对目前国际足联以及亚足联相关情况不了解、甚至误解所致。

2007年卸任后,维拉潘投身于推动草根足球,参与亚足联相关的“亚洲展望”项目。

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萨尔曼赞扬维拉潘用热情和专业服务亚洲足球。而在维拉潘退休,张吉龙淡出之后,中国足球人在亚足联里也再没有过那样具备能量的“盟友”了。

新豪天地85998 4

根据亚足联方面的信息,维拉潘1935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森美兰州,曾在英国和加拿大留学,后回国成为一名教师。他1963年至1980年担任马来西亚足协的助理秘书长,带领马来西亚参与了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

维拉潘的预言,全部实现

新豪天地85998 5

现任亚足联秘书长温莎·约翰表示,维拉潘对亚洲足球的愿景“激励着我们所有人”。

新豪天地85998 6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

中国人需要在国际足坛发声外界之所以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不如亚足联副主席”的印象,很大程度上对于张剑两年前成功地进入了国际足联理事会之后,给人留下了“好像啥事情都没有做”的错觉。这恐怕还是误解所致,张剑担任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两年期间,很多幕后工作其实是无法拿到“台面”上公开的,这就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外人误解为“什么都没有做”。首先,按照亚足联章程中的相关规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将自动成为亚足联执委会中的执委。这就是说,未来亚足联重大事务的决策,中国足协依然可以“朝中有人”、在决策过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按照亚足联章程中的相关规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排名,要在亚足联的五位副主席之前。再通俗些,就是按照中国国内“论资排辈”、排定座位的时候,“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座位要在“亚足联副主席”之前。在亚足联内部决策时,张剑任职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两年,参加了亚足联的重要会议,也表达了中国足协的意见和态度,这其实相当重要。某种程度上,尽管此番是杜兆才代表中国进入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出任理事,但与张剑任该职两年、包括先前的张吉龙担任国际足联原执委会执委有着很大关系,没有“前人的铺路”,杜兆才在这次竞选之前的一系列游说工作过程之中也就不可能有明确的“针对性”与“有的放矢”。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外界之所以认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不如“亚足联副主席”更重要,恐怕还是没有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到这一次竞选。我们承认:中国足球的水平目前不高、亟待全面发展,但是,我们身边的两国国家韩国与日本尤其是日本,这些年来所发生的日新月异的变化仿佛就在眼前。这一方面是日本足球人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不能忽略的是,日本足协站在更高的角度,从小仓纯二进入原先的国际足联执委开始,恰恰也正好是日本足球蓬勃发展的那一段时期。而韩国足球的发展尽管不为国内球迷所认可,尤其是在2002年世界杯赛上的那一幕,但不可否认的是,韩国足球发展最好的时代也恰恰就是郑梦准担任国际足联副主席、进入国际足联最高决策机构的那一段时代。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像日本的田岛幸三从未考虑过竞选东亚区副主席、一直只是竞选国际足联执委或理事会理事的原因;而郑梦奎也一心想进入国际足联理事会,就是希望复制当初郑梦准的“伟业”。

资深足球媒体人赵震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抽签前,张吉龙就在努力做工作,抵制国际足联推出的新抽签原则。

对于很多年轻球迷,这个名字相当陌生,但在很多年纪稍长的中国球迷耳中,这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下一个“黄金时代”在哪里?

2004年,他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中国足协必须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来与腐败做斗争,就像之前的马来西亚一样。否则腐败和黑哨将会毁掉中国足球。”

新豪天地85998 7张吉龙和维拉潘。

维拉潘在亚足联秘书长任上,经历了中国足球最辉煌的黄金年代。

由于种种原因,他曾引来许多中国球迷的怒骂,然而回过头才发现,那竟就是中国足球至今为止,唯一的黄金时代。

掌管亚足联期间,维拉潘是个出了名的“大嘴”。比如2004年中国举办亚洲杯期间,他对于北京办赛水平的质疑就曾引发轩然大波和各方抗议,最后不得不道歉。

不仅如此,维拉潘的一些话,甚至在今天听来还有些“超前”的意味。

而场地问题,直到今天也是影响中国足球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在十几年前就开始进行大范围场地建设,今天的中国足球会是否会有所不同?

当时在国足成功出线之后,维拉潘就曾致电中国足协祝贺:“这对中国足球还是一小步,更大的飞跃还等待着你们。”他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争取韩日两国在世界杯期间对中国公民“免签”。

新豪天地85998,事后回过头来看,这位海外老人对于中国足球的症结,看得竟是如此透彻。正是在那之后,中国足坛假赌黑贪腐弊案爆发,进入了一段黑暗时期。

1996年,张吉龙坐上了亚足联副主席的位置,与维拉潘之间的关系也相当密切。

新豪天地85998 8维拉潘和中国队员握手。

彼时,担当亚足联副主席的张吉龙所支持的抽签原则是“按过往三届世预赛及亚洲杯的成绩分档”,如此以来,国足可以避开伊朗,同时也有望避开不想碰上的沙特。

事实上,不仅是和张吉龙,维拉潘在任期间和不少中国足球人士都有着不错的关系。比如据《足球报》透露,他和前中国足协副主席、亚足联副主席许放就有很好的私交。

新豪天地85998 9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两人在不少事关亚洲足坛的倾向上都保持一致,张吉龙甚至曾将维拉潘称为自己在亚足联“最好的朋友”。而马来西亚人也曾经公开发声,支持张吉龙成为亚足联主席,只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张吉龙最终并没有参加主席竞选。

1996年许放不幸因病离世时,维拉潘还专程飞到北京悼念,并为其家人送上了慰问捐款。

从1978年上任亚足联秘书长到2007年退休,他在漫长的29年里影响了亚洲足坛的发展,并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甚至2001年国足闯进世界杯,背后也有他的影子。

中国足球还需寻找更多“盟友”,但下一个维拉潘又在哪呢?

中国足球喊了许多年的冲出亚洲,至今为止只有在2001年世预赛上变成过现实。

新豪天地85998 10维拉潘为范志毅颁奖“亚洲足球先生”。

不过在韩日世界杯上,国足的表现并不亮眼,三战全败没有打入一粒进球,维拉潘也直言批评,表示中国球员进取心不够,缺乏对胜利的野心。

当时,他就反对中国足协暂停联赛进行国家队集训的做法,“这对于足球的发展非常不利。”但如今,中国足协出台的包括U23新政、国家队训练营等措施,似乎仍然走的是从前的老路。

当他在2007年退休之时,许多国内体育媒体都将他称为是“中国足球的朋友”,这样的结论也不是凭空而来。

在维拉潘的时代,这位马来西亚人是中国足球在亚足联内的重要“盟友”之一,而正是在他的任期内,中国足球在亚足联取得了相当的话语权。除了张吉龙先后担任亚足联副主席、代理主席以及竞赛委员会主席、裁委会主席,张健强也担任过裁判委员会副主席。

公开场合讲话,他也往往不会顾及外人脸面直话直说,而关于中国足球,他也留下过许多“名言”。

目前除了张剑(发展委员会主席)和林晓华(竞赛委员会副主席),在亚足联各核心职能委员会掌握实权的没有一名中国足协成员。这在无形中也成为了国足在洲际乃至国际舞台上的一个“劣势”。

14年前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他曾坦言,“在中国,你们只想要国家队,忽视了俱乐部。好比盖一座房子,国家队是房顶,俱乐部就像房梁,中国是先建房顶。”

国足闯进世界杯,有他“帮忙”

本文由新豪天地85998发布于中国足球,转载请注明出处:维拉潘和中国足球渊源颇深,萨尔曼赞扬维拉潘

TAG标签: 新豪天地85998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