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26个大项比赛场馆敲定,味之素体育场

差距是全方位的

国足新阵容浮出水面

东京奥运会26个大项比赛场馆敲定

国足即将征战东亚杯

中国和日本差不多同时期搞足球职业化,中国是1994年,只比日本晚了一年。但是,就目前两国足球水平而言,我们落后了不止一个身位,而且是全面落后。

12月7日下午,中国男足国家队在东京味之素体育场进行了抵达日本后的第一堂训练课,这也是赛前的官方训练安排,中国队在赛前只有这一次适应场地的机会。主教练里皮也索性直接进入主题,安排了全场的分组对抗,国家队的主力阵容也基本上有了大概的轮廓。

6月9日电 据日媒报道,国际奥委会本月8日在瑞士洛桑召开理事会,批准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尚未获批的10个大项场馆计划中帆船、羽毛球等8项。IOC已在今年2月批准了18个大项的场馆计划。有分析称,日方通过此次的场馆调整有望削减7亿美元的办赛成本。

左路飞翼受重伤

2010年2月的东亚四强赛(东亚杯前身),中国队有两场比赛是在东京都调布市的味之素体育场(东京FC主场)进行的。时隔将近8年,再次造访,体育场周边的一景一物居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出了地铁街边的一个便利店还开在那里,甚至当年吃过的一家日本料理也依然红火。味之素体育场接待人员、工作人员,甚至给记者开门上看台就坐的人,都还能依稀辨认出来。一个地方8年没变化,或者说有变化不易觉察,确实了不起,说明人家当初规划就很科学。

此次东亚杯的男足比赛都安排在位于东京西部的调布市味之素体育场,国家队上一次在2010年参加东亚杯的时候,也曾经在这里进行了两场比赛,0-0战平日本队、3-0战胜韩国队的比赛都是在味之素体育场进行的,所以这里也算得上中国队曾经的福地。这次东亚杯的全部比赛都安排在味之素体育场,中国队下榻的酒店位于东京比较繁华的新宿地区,从酒店到体育场的距离大概在20公里左右。

日媒称,本届东京奥运会至此确定的总共28个大项中、已有26项的比赛场馆得以敲定,剩下的只有自行车和足球2项。自2014年6月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宣布调整场馆后,经过近1年时间大部分场馆已尘埃落定。

正在深圳备战“东亚杯”的中国队突发重伤号,昨天下午,左后卫姜至鹏在训练中受伤,被送往医院诊治。据悉,姜至鹏有可能是肋骨骨折。昨天下午分组对抗,姜至鹏和邓涵文争抢头球时不慎相撞,前者倒地不起,被担架抬出场直接送往医院。中国队官方微博随后也确认了姜至鹏受伤,从照片上看,伤势应该影响到姜至鹏参加“东亚杯”的比赛。

日本人对细节的追求,已经是他们身体基因的一部分。站在媒体中心门口的安保人员,对于任何进出的人只要打了照面,都要问候和敬礼,媒体中心入口的对面是吸烟区,出来抽烟之后再进去,他照样再来一遍,不厌其烦。从下午3点开放媒体中心,到晚上10点半关闭,进进出出最起码有几百人次,三名执勤的安保人员的语音、语速和敬礼姿势几乎一模一样,不提鞠躬,叫你喊一天“奥哈有够咋以马斯(你好)!都走(请)”,烦不烦?日本人做得不折不扣。

虽然第一场比赛在9日才打响,但由于中国队与韩国队的比赛是在下午率先进行,因此中国队的官方训练被安排在了7日下午4点半,这也是中国队赛前惟一的踩场机会。来到了味之素体育场内场后,球队员们在进行了准备活动后,直接便进入了分组对抗的主题,而此时甚至连开放训练的15分钟还没有结束。

据东京奥组委透露,帆船的赛场将从东京都江东区变更至与1964年东京奥运会相同的神奈川县藤泽市江之岛,千叶县美滨区和爱知县蒲郡市被放弃。原计划在江东区的东京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摔跤、击剑及跆拳道比赛都将改在千叶市的幕张会展中心举行。

中国队集结的第一天,里皮火速召来恒大旧部廖力生驰援,是因为张琳芃脚部有伤,担心他无法参加比赛。不过,从这两天的训练情况来看,张琳芃的伤情并没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里皮的眉头刚刚舒展,不料,姜至鹏又出现了状况。本期集训,中国队左后卫位置上还有郑铮以及可以胜任左右边后卫的傅欢,人手并不富裕。

文字记者席,很多是日本媒体提早预定的,桌子的左上角写有媒体名称,留给中、韩记者的位子不多。现场工作人员对着花名册,挨个桌子核实你是不是应该坐在这个位置。朝、韩之战,日本记者来得少,空出不少桌子,但是,现场工作人员就是不许不按名入座,哪怕是空着。

或许是考虑到东亚杯主要以演练阵容与战术为主,所以里皮也不打算向媒体雪藏自己的人员组合。从7日下午的分组对抗来看,国家队很有可能在首战继续排出433的阵型,其中队长于大宝与张文钊、杨立瑜这两名国足新人顶在最前面。在他们身后是吴曦、赵旭日、何超三名前卫线球员。从中前场的人员来看,里皮还是主要安排赵旭日、何超在中场进行拦截,吴曦则更多的参与到前场进攻。

此外,羽毛球将从江东区新建场馆变更至东京都调布市的场馆,7人制橄榄球将从新国立竞技场移至调布市的味之素体育场举行。

2日的训练,上赛季效力于天津泰达的小将杨立瑜被安排在主力阵容里,这让他感到意外。杨立瑜在训练中非常努力,但对里皮的战术要求理解还不是很到位,他透露里皮要求严格的一个细节:“每脚射门都要求我们必须射进,对每一个球的态度都很严谨。”

比赛每当有队员倒地不起,四个抬担架的少年火速跑到场边,然后蹲在那里等待主裁判的招呼进场的手势,如果队员自己站起来,四个少年马上退回到本方规定区域坐下。看得出,他们训练有素。上面所说三个不太起眼的细节,据介绍,J联赛所有场地统一是这个标准。更不要说,所有的桌椅板凳干干净净,电源、WIFI等应有尽有,中超16个赛场哪家能做到如此?

在后防线上,守门员依旧是颜骏凌,两名中后卫的组合是郑铮、高准翼这对新搭档。左右边后卫分别是李学鹏、邓涵文。这显然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防线组合,所以在他们的身前里皮特意安排了两名防守型的后腰。

据悉,外加水球场馆变更的游泳项目,总共有7个大项的比赛场馆有所变化。日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表示:“通过此次的场馆调整有望削减7亿美元的办赛成本”。此前曾传出可能变更至横滨市的铁人三项仍将按原计划在东京都港区举行。

东京训练有保障

其实,何止是调布和味之素体育场没变化,上一次到东京银座吃过的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面馆,至今仍伫立在寸土寸金的街区,当时没太注意,这回仔细端详了一下,竟然是1940年创建的,距今77年,稍稍遗憾的是,由于语言的缘故,无法问清楚是不是77年前就在这个地方。

由于12月8日还有战前的最后一堂训练课,所以里皮还会根据最后的情况再确定东亚杯首场比赛的主力阵容。(于静 袁野 )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半个月前,中国队曾专门派代表前往日本考察,当时就对训练场地的条件进行了了解。日本足协推荐了三个选择:一个是味之素球场副场,一个是浦和红钻俱乐部的训练场,还有一个是东京当地某小型足球俱乐部训练场地。

一碗面700日元(不含税,消费者需要自己掏税金),约合人民币42块钱,在东京属于工薪价格,除去煤、水、电和不菲的人工费等成本,想必利润也不会太丰厚,能够坚持到今天,这种专注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经过综合考察,中国足协认为三块训练场的草坪质量都不错,可以给球队创造比较良好的训练环境。不过,由于浦和红钻俱乐部的训练场距离非常远,要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只得放弃,最终选择味之素球场的副场。

日本足球学习巴西很多年,虽然在亚洲圈子里算是挺像样的,但是到了世界杯赛场输得稀里哗啦。日本人确实做到了“不忘初心”,还是奔着巴西足球的路数走下去。

这里虽然也远离市区,但从中国队下榻酒店开车到该体育场,正常情况下大约需要35分钟,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路程,所以中国队在日本期间的训练场地基本上都会定在这里。更主要的是,中国队在这里捧起过“东亚杯”冠军,没有理由另选场地。

  尘封的“东京记忆”

关于2010年东京“东亚杯”,有很多值得书写之处,但由于当时条件不成熟,只能“为尊者隐”。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当年的一些细节也可以讲一讲了。

2010年年初,有关部门重拳整肃中国足球,拉开了中国足球第二次“反赌扫黑”大幕。当时,形势对高洪波相当不利。中国队是在极度压抑的气氛中在气温极低的上海金山体育场进行备战。抵达东京后,高洪波指导一直回避与外界的接触。

横扫韩国队的转天,本报记者在中国队下榻的酒店碰到中国女足主教练商瑞华指导,谈起这场令中国足球扬眉吐气的较量,商瑞华指导老泪纵横:“中国队,牛!爷们!”作为亲眼目睹了中国足球屡屡被韩国足球打压的记者,能够深深体会到商瑞华指导心中的感触。那场比赛之后,中国记者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纷纷猜测高洪波指导后面的日子或许好过一些了。

但是,严峻的气氛仍然笼罩在中国队头上。那一年的除夕,中国男女足国家队是在东京度过的。中国足协在下榻的酒店举行庆祝新春的聚餐活动,邀请了时任亚足联主席的哈曼、亚足联执委马库迪以及前中国队主教练米卢等嘉宾。值得玩味的是,中国男女足教练组均没有得到隆重介绍,他们和队员坐在一起,代表中国队致辞的竟然是米卢!

以高洪波指导为首的中国男足三人教练组洗耳恭听。中国足协带队领导这样安排恐怕也是有多种考虑,用心良苦,力求稳妥。从人之常情方面来看,高洪波指导率队一举打破所谓的“恐韩症”,为中国足球长了威风,和他后来的处境慢慢好起来应该有一定关联。

虽然高洪波指导带队征战2011亚洲杯、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赛亚洲区12强赛的成绩不令人满意,但他为中国足球做出的贡献值得铭记。

新报记者 赵睿

本文由新豪天地85998发布于中国足球,转载请注明出处:东京奥运会26个大项比赛场馆敲定,味之素体育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