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登塞土生土长的安赛龙第4次到安徒生故居,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丹麦一哥阿塞尔森

图片 4

阿塞尔森抢网阿塞尔森抢网

在欧登塞土生土长的安赛龙第4次到安徒生故居,并娴熟地摆出各种姿势让记者拍照。 特派记者 杨敏 摄

在里约奥运会夺得男单铜牌的丹麦羽球巨星艾瑟逊喜欢“丑小鸭”的童话故事,而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如丑小鸭般转变为天鹅。

  丹麦公开赛酣战安徒生故乡

欧登塞是丹麦童话家安徒生的故乡,也是丹麦羽坛头号球星安赛龙的土生土长的地方。今天,在参加丹麦公开赛男单首轮角逐前,安赛龙特地带记者参观位于这个小城中央的安徒生故居。潜心苦学中文的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中国友人知道欧登塞不仅是安徒生故乡,也是安赛龙的家乡。“我最喜欢《丑小鸭》,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成功,现在我还在路上。”这位年仅22岁、在里约奥运会上战胜林丹而夺得铜牌的丹麦明日之星如是说。

特派记者 杨敏 广州日报丹麦欧登塞10月19日电

欧登塞是丹麦童话家安徒生的故乡,也是丹麦羽坛头号球星艾瑟逊土生土长的地方。在参加丹麦公开赛男单首轮角逐前,艾瑟逊特地带记者参观位于欧登塞的安徒生故居。

  广州日报丹麦欧登塞10月13日电 (特派记者 杨敏) 2015年丹麦公开赛将从10月13日开始到本月18日在安徒生故乡欧登塞举行。作为里约奥运会之前重要的超级系列赛之一,各路高手纷纷参赛以攒取奥运积分,国羽由总教练李永波亲自带队出征,林丹、谌龙、李雪芮、赵楠/赵芸蕾等一线主力悉数参赛,珍贵的奥运积分也吸引了李宗伟、马林、内维尔、李龙大等其他队伍的名将。

奥运铜牌让安赛龙人气飙升

欧登塞是丹麦童话家安徒生的故乡,也是丹麦羽坛头号球星安赛龙的土生土长的地方。今天,在参加丹麦公开赛男单首轮角逐前,安赛龙特地带记者参观位于这个小城中央的安徒生故居。潜心苦学中文的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中国友人知道欧登塞不仅是安徒生故乡,也是安赛龙的家乡。“我最喜欢《丑小鸭》,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成功,现在我还在路上。”这位年仅22岁、在里约奥运会上战胜林丹而夺得铜牌的丹麦明日之星如是说。

他说:“我出生于欧登塞,与我喜爱的童话故事作家安徒生一样,我读了‘丑小鸭’的故事许多次,而就想故事中丑小鸭般转变为天鹅,我相信自己有有朝一日也能成为更成熟的球员。”

  广州日报作为中国媒体代表,从2009年开始连续7年获得丹麦羽协及欧登塞的联合邀请,今年也不例外。记者发现,今年丹麦公开赛的男主角并非谌龙、林丹与李宗伟,而是会说中文的“丹麦安赛龙”。

安赛龙是目前世界排名第4的丹麦队头号男单,他在过去半年收获了运动生涯中首个汤姆斯杯冠军及首枚奥运会男单铜牌。今年之前,安赛龙已经凭借一日千里的进步积攒了相当高的人气,丹麦公开赛把他打造为“生招牌”。

奥运铜牌让安赛龙人气飙升

奥运铜牌改变生活

  每年到了丹麦公开赛期间,这座小城的居民几乎全员出动,家长们忙着给组委会当志愿者,孩子们则趁着假期天天来到赛场等待羽球偶像的到来。自从年仅21岁的阿尔萨森横空出世一跃成为丹麦队男单主力后,欧登塞人这两年更加自豪了,因为阿尔萨森正是在欧登塞土生土长的。阿尔萨森不仅球技进步神速,他的中文也越说越溜,为自己取名“安赛龙”的他不仅能够以普通话简单交流,还在前两天一个赞助商举行的活动上充当林丹的翻译。

在今年的汤姆斯杯上,安赛龙是丹麦队的头号男单。在里约奥运会,他是唯一挺进男单4强的欧洲面孔。在半决赛不敌谌龙,安赛龙在铜牌之战击败卫冕冠军林丹。这是欧洲男单选手自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收获的首枚奥运奖牌。

安赛龙是目前世界排名第4的丹麦队头号男单,他在过去半年收获了运动生涯中首个汤姆斯杯冠军及首枚奥运会男单铜牌。今年之前,安赛龙已经凭借一日千里的进步积攒了相当高的人气,丹麦公开赛把他打造为“生招牌”。

不管怎样,在夺得奥运会男单铜牌后,艾瑟逊的生活起了不一样的变化。他说:“我战胜林丹后真的是不同了,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家乡的民众都给予我很多的支持,但另一方面让我感受到压力。”

  历年来丹麦公开赛秩序册封面不是谌龙就是林丹,今年终于轮到了本土名将。去年的秩序册以林丹为主角,今年则首次以安赛龙为主,但是主题依然绕不开林丹。在题为《击败林丹的窍门》的英语与丹麦语的双语头条中,安赛龙被要求介绍击败林丹的心得体会。他在今年5月的澳大利亚公开赛爆冷在男单首轮淘汰志在夺冠的林丹。在9月的日本公开赛男单决赛上,安赛龙也差点再次击败林丹,后者经过一番苦战涉险夺冠。

安赛龙的男单铜牌无疑大大地激发丹麦民众对羽毛球项目的热情,尤其是该国的女双组合在里约也收获了一枚银牌。安赛龙从回到丹麦的那一刻起旋即被众星捧月,他获得政府嘉奖、皇室接见,以及更多跨国著名品牌赞助商的青睐。安赛龙的父亲目前担任他的经纪人,在他的成功经营与打造下,安赛龙不仅在欧登塞地区大受欢迎,在丹麦的知名度也大幅飙升。父子俩更期待着能凭借会说中文这一优势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

在今年的汤姆斯杯上,安赛龙是丹麦队的头号男单。在里约奥运会,他是唯一挺进男单4强的欧洲面孔。在半决赛不敌谌龙,安赛龙在铜牌之战击败卫冕冠军林丹。这是欧洲男单选手自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收获的首枚奥运奖牌。

此外,艾瑟逊还获得政府嘉奖、皇室接见,以及更多跨国着名品牌赞助商的青睐。

  安赛龙在本次比赛中被列为男单6号种子,与偶像林丹同处上半区,顺利的话,二人将在1/4决赛狭路相逢。云集男单上半区的还有谌龙与李宗伟,二人也将竞争同一个4强席位。会说中国的“安赛龙”要想在高手如云的上半区成功突围,并非易事。

“奥运会后我参加了很多活动,休息得不够,这意味着我的训练并未能保证强度与质量,此前对我确实造成一定的困扰,不过现在已经恢复了,希望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把生活重心重新转回羽毛球赛场。”安赛龙表示。

安赛龙的男单铜牌无疑大大地激发丹麦民众对羽毛球项目的热情,尤其是该国的女双组合在里约也收获了一枚银牌。安赛龙从回到丹麦的那一刻起旋即被众星捧月,他获得政府嘉奖、皇室接见,以及更多跨国著名品牌赞助商的青睐。安赛龙的父亲目前担任他的经纪人,在他的成功经营与打造下,安赛龙不仅在欧登塞地区大受欢迎,在丹麦的知名度也大幅飙升。父子俩更期待着能凭借会说中文这一优势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

所获奖金远不如大马

特邀中文老师到丹麦观赛

“奥运会后我参加了很多活动,休息得不够,这意味着我的训练并未能保证强度与质量,此前对我确实造成一定的困扰,不过现在已经恢复了,希望从现在开始我可以把生活重心重新转回羽毛球赛场。”安赛龙表示。

不过,羽球运动在丹麦始终非主流,他从政府处获得的奖励仅为5万丹麦克朗(约合人民币4万9千元)。

面对来自中国的媒体,安赛龙在古旧的安徒生故居面前摆出各种姿势,这对他来说驾轻就熟。“安徒生故居我一共来过4次,在欧登塞土生和长大,我对安徒生童话很熟悉。”

特邀中文老师到丹麦观赛

对此,他说:“我知道在大马、印尼和印度,夺得奖牌的羽球选手都能获得汽车和房地产等丰厚奖励。不过在丹麦却不一样,我希望更多的赞助商能支持羽球运动。”

安徒生身高1.86米,大脚的他要穿50码的皮鞋,在他所生活的19世纪欧洲无疑是高个子大块头,这在故居是一个被重点突出的细节。“我身高1.95米,但怎么感觉他比我还高呢?”安赛龙自言自语道。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在学校学习安徒生童话,这对每一名欧登塞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他的故事,我们无人不知。”一个是一百多年前的安徒生,一个是活在当下的安赛龙,谁在欧登塞更加有名呢?安赛龙赶紧说:“肯定是安徒生啦,他比我有名多了。当然,我也希望越来越多中国朋友知道我也是来自欧登塞。”在安徒生那些举世知名的童话故事里,安赛龙最喜欢《丑小鸭》,“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义,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功。”丑小鸭后来蜕变成天鹅,当大家夸奖安赛龙已经是“天鹅”时,他谦虚地摆摆手:“没有没有,我还在路上呢。”

面对来自中国的媒体,安赛龙在古旧的安徒生故居面前摆出各种姿势,这对他来说驾轻就熟。“安徒生故居我一共来过4次,在欧登塞土生和长大,我对安徒生童话很熟悉。”

本届丹麦公开赛,林丹与谌龙并未参加,只有大马一哥李宗伟继续征战,也是艾瑟逊在自家门口夺冠的最大障碍。

这次丹麦公开赛缺少了林丹与谌龙,只有马来西亚队的李宗伟继续征战,这是安赛龙冲击冠军的大好机会。不过,他对李宗伟充满了敬意,由于自己目前刚刚恢复常规训练,他认为要谈夺冠有点儿远。“希望我的羽毛球水平能得到更大的提高,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败谌龙。”他把谌龙视为目标,在学习中文上,他也打算继续加把劲,“羽毛球和中文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两者的要求都很高。中国的发展特别快,我希望自己能说中文会有更多机会,也有更多中国朋友喜欢我。”

安徒生身高1.86米,大脚的他要穿50码的皮鞋,在他所生活的19世纪欧洲无疑是高个子大块头,这在故居是一个被重点突出的细节。“我身高1.95米,但怎么感觉他比我还高呢?”安赛龙自言自语道。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在学校学习安徒生童话,这对每一名欧登塞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他的故事,我们无人不知。”一个是一百多年前的安徒生,一个是活在当下的安赛龙,谁在欧登塞更加有名呢?安赛龙赶紧说:“肯定是安徒生啦,他比我有名多了。当然,我也希望越来越多中国朋友知道我也是来自欧登塞。”在安徒生那些举世知名的童话故事里,安赛龙最喜欢《丑小鸭》,“我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义,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功。”丑小鸭后来蜕变成天鹅,当大家夸奖安赛龙已经是“天鹅”时,他谦虚地摆摆手:“没有没有,我还在路上呢。”

艾瑟逊说:“奥运会后我参加很多活动,休息得不够,这意味着我的训练并未能保证强度与质量。不过,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希望把生活重心重新转回赛场。我很尊敬李宗伟,但还没想过与他交手的事情,现在只想专注首轮的比赛。”

其实,安赛龙今年特地邀请了过去两年一直在线指导自己的中文老师到欧登塞观赛,她是一名漂亮的北京女孩,不愿意透露姓名与接受采访的她透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学生其实是如此有名的丹麦羽毛球运动员,在众多外国学生中,安赛龙的语言天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安赛龙最近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了一段视频,竟然是他背诵《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被问到花了多长时间背诵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背了好久呢……”

这次丹麦公开赛缺少了林丹与谌龙,只有马来西亚队的李宗伟继续征战,这是安赛龙冲击冠军的大好机会。不过,他对李宗伟充满了敬意,由于自己目前刚刚恢复常规训练,他认为要谈夺冠有点儿远。“希望我的羽毛球水平能得到更大的提高,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败谌龙。”他把谌龙视为目标,在学习中文上,他也打算继续加把劲,“羽毛球和中文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两者的要求都很高。中国的发展特别快,我希望自己能说中文会有更多机会,也有更多中国朋友喜欢我。”

来源:星洲日报

其实,安赛龙今年特地邀请了过去两年一直在线指导自己的中文老师到欧登塞观赛,她是一名漂亮的北京女孩,不愿意透露姓名与接受采访的她透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学生其实是如此有名的丹麦羽毛球运动员,在众多外国学生中,安赛龙的语言天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安赛龙最近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了一段视频,竟然是他背诵《孟子》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被问到花了多长时间背诵时,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背了好久呢……”

本文由新豪天地85998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欧登塞土生土长的安赛龙第4次到安徒生故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